當前位置:好运快3怎么玩 >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 > 正文
煤炭企業“走出去” 合作共贏謀新篇

發布時間: 2019年05月05日 來源:中國煤炭工業網


  摘要:中國有著豐富的煤炭資源以及先進技術,與“一帶一路沿線”國家和地區進行煤炭領域的合作可以達到雙贏,現在很多采煤大區紛紛將目光放到了國際市場,加快布局,很多都已經取得了成效。

  乘著“一帶一路”的春風,我國煤炭企業“走出去”信心滿滿。

  近年來,中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簽署了一系列合作框架協議和諒解備忘錄,在電力、油氣、核電、新能源、煤炭等領域開展了廣泛合作,與相關國家共同維護油氣管網安全運營,促進國家和地區之間的能源資源優化配置。來自商務部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3年至2018年中國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地區貨物貿易總額超過6萬億美元,年均增長4%;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和地區直接投資額超過900億美元。

  近日,第十四屆鄂爾多斯國際煤炭及能源工業博覽會落下帷幕。本次煤博會的主題為“高端智能、綠色發展、開放共享”,與會專家達成共識:煤炭能源行業高質量發展、深化國際合作將成為未來新趨勢。

  加快“走出去”步伐

  從目前來看,煤炭具有的價格實惠、儲量豐富和便于運輸等優點,是保障能源安全的“穩定器”和“壓艙石”,是全球能源系統的核心。在第十七屆中國國際煤炭大會上,兗礦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偉指出,煤炭未來一段時期作為主體能源和基礎性能源的地位不會改變,對于傳統能源企業而言,在全球范圍內進行資源整合,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必經之路。

  而對于煤炭“走出去”實現合作共贏,能源大省也是紛紛布局。

  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、自治區常務副主席馬學軍近日在第二屆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外媒體吹風會上透露,將積極開展國際產能合作,推動區內電力、煤炭、農畜產品加工、建材等企業在境外合作辦廠。

  據馬學軍介紹,內蒙古還將推動對外貿易穩中提質,進一步擴大自治區優勢特色產品出口和煤炭、原油、鐵礦石、木材等資源能源類產品進口規模。落實鼓勵開行中歐班列的政策措施,支持始發中歐班列提質擴容,著力解決“酒肉穿腸過”問題。培育中俄蒙“茶葉之路”等跨境精品旅游線路,打造邊境旅游試驗區。

  山東省一直高度重視煤炭行業發展,推動該省煤炭行業實施“走出去”戰略,加快新舊動能轉換,實現轉型升級。2004年新礦集團率先走到省外,在新疆開發;同年,兗礦集團率先走到國外,在澳大利亞開發。據了解,按照山東省規劃要求,到2022年省外(國外)辦礦集中的寧蒙、晉陜、云貴、新疆和澳大利亞五大能源供應基地形成規模,省外(國外)辦礦產能達到2.2億噸以上。

  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梁敦仕認為,要堅持對外開放,支持煤炭企業“走出去”。在“一帶一路”倡議下,兗礦集團、神華集團等煤炭企業作為先行者,已經探索出一定經驗。

  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表示,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提出近6年來,能源領域合作成果豐碩,一大批標志性能源項目順利落地,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,給各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。

  采煤高級工程師、陜西神馳礦山建設有限公司總經理胡連根告訴《中國產經新聞》記者,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為煤炭企業“走出去”帶來巨大空間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大部分呈經濟上升期,基礎建設、電力缺口巨大,煤炭需求旺盛。中國有著豐富的煤炭資源以及先進技術,與這些國家和地區進行煤炭領域的合作可以達到雙贏,現在很多采煤大區紛紛將目光放到了國際市場,加快布局,很多都已經取得了成效。

  對于中國煤炭企業走出去,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梁敦仕認為,要堅持對外開放,支持煤炭企業“走出去”。要認真研究靈活調控煤炭出口的政策措施,嚴禁劣質煤進口,適當鼓勵優質煤炭進口和有競爭優勢的企業出口煤炭,實現“南進北出,大進大出”。“為避免盲目‘走出去’,防止出現重大風險,建議有關部門搭建合作交流平臺,開展系統指導,完善配套政策,鼓勵支持煤電、煤鋼、設備制造、技術輸出、金融投資等相關產業鏈企業,發揮各自優勢組團出海,積極參與國際市場競爭。”

  而關于煤炭能源企業“走出去”的前提條件,梁敦仕強調,企業多措并舉降杠桿、防范債務風險十分必要。煤炭企業負債率普遍偏高,2018年10月末,全國規模以上煤炭企業資產負債率達到65.4%,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和資金緊張問題普遍存在而且十分嚴重。要重視企業債務風險評估,因地制宜,因企施策,切實降低煤炭企業過高的杠桿率。

 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《中國產經新聞》記者,作為高耗能行業,煤炭產業對環境的污染是繞不開的問題?;肪撤縵詹喚鲇跋烀禾亢M庀钅康氖凳┖褪找?,甚至有可能加大投資風險。此外一定要做債務風險評估以及融資問題。這些問題已經在個別“走出去”的企業中暴露出來,必須提高警惕。

       堅持清潔高效利用

  當前,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面臨多重挑戰。新能源和清潔能源代替煤炭的步伐加快;煤炭需求增長趨勢放緩;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迫在眉睫。

  長期以來,為確保產量,我國煤炭行業一直都呈現高開采、低利用、高排放的特征。雖然經過“去產能”調控,煤炭開采作業情況有所改善。但是由于清潔開發技術應用范圍有限,尚未普及,煤炭開采過程中產生的廢氣、廢水、固體廢棄物等并未得到二次利用,既對礦區生態環境產生了一定的破壞,也使得諸多煤炭資源未得到充分開發,造成了煤炭資源的極大浪費。如同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舒印彪所言: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仍是中國能源轉型發展的長期任務。

  舒印彪強調,在能源生產環節,要推動清潔高效能源的大規??⒗?,加快發展綠色低碳能源,這是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重要路徑。提高能源清潔利用水平,要堅持把可再生能源作為能源轉型發展的主力軍。

  據了解,目前在國家大的環保政策下,很多煤炭企業都已經認識到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,將黑煤變“綠”,健康發展。但由于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必然牽扯到資金跟技術問題,以至于個別企業特別是小企業望而卻步。

  胡連根指出,我國煤炭清潔利用推廣的阻礙主要來源于技術和資金問題。煤炭清潔利用技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,但仍有諸多難題沒有突破,尤其是一些核心的煤炭處理技術尚未掌握,仍然需要進口,無形中增加了成本。一些實力較差的煤炭企業負擔較重,承擔這些費用比較困難,因此不愿采用新技術。這就需要國家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地區做好調研,因地制宜,精準施策。

  除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外,對于未來煤炭行業發展趨勢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周健奇認為,全球能源變革的新時代已經開啟。2040年后,非化石能源供應量將超化石能源,是一次能源主要來源。未來,能源平臺將成為新時代能源產業的重要業態,其利用數字技術將身處不同地點的有能源產品、服務需求的客戶連接起來,并進行商務互動。他強調,煤炭產業要在挑戰中尋找轉型機遇。“煤炭企業可以利用傳統優勢,通過‘新’‘老’協同,積極融入能源平臺新生態。”

  周健奇認為,能源平臺將成為新時代能源產業的重要業態。煤炭企業可以利用傳統優勢,積極融入能源平臺新生態。“能源平臺沒有傳統能源也玩不轉,現在煤炭和新能源是競爭關系,以后可轉化為合作共贏關系。”